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行业品牌 > 美容

韩束等知名化妆品屡上黑榜 滥加汞激素和抗生素

分享到:
日期:2017-01-17 浏览:426 来源:新京报
导读:记者盘点国家食药监总局及地方食药监局过去一年里发布的化妆品抽检公告时发现,护肤类产品非法添加抗生素、激素、汞等违禁物质、假冒伪劣现象严重,且多个品牌的产品多次上黑榜。

  (原标题:滥加汞、激素、抗生素 这些化妆品的套路要当心)

2.jpg

  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及地方食药监局过去一年发布的化妆品抽检公告中,护肤类产品非法添加抗生素、激素、汞等违禁物质、假冒伪劣现象严重,且不少品牌的产品多次上黑榜。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记者梳理食药监部门的抽检数据发现,祛斑美白、祛痘、防晒等化妆品问题严重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化妆品市场总体规模增长116亿元,其中护肤品类增长12%,彩妆品类的增长达到10%。然而,中国化妆品市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记者盘点国家食药监总局及地方食药监局过去一年里发布的化妆品抽检公告时发现,护肤类产品非法添加抗生素、激素、汞等违禁物质、假冒伪劣现象严重,且多个品牌的产品多次上黑榜。

  曝光

  知名品牌化妆品屡上黑榜

  国家食药监总局2016年一共发布7次全国性化妆品抽检公告,防晒类化妆品不合格批次为322批次,其中45批次为假冒产品;面膜类化妆品89批次不合格;祛斑类化妆品抽检中,4332批次中发现了60批次不合格,不合格率为1.4%。

  在地方数据方面,去年一年,共有16个省/自治区食药监局发布了化妆品质量公告,祛斑美白类、祛痘类、面膜类是重点抽检类别,各地共抽检出229批次各类不合格化妆品。其中,祛斑美白类产品不合格批次最多,达到50批次,其次为祛痘类产品,不合格批次为40批次,黑榜第三名为面膜类产品,不合格批次为39批次。此外,宾馆专用沐浴液和洗发/美发类产品问题也很多,不合格批次分别为38批次和24批次。

  浙江省食药监局公告统计显示,去年共抽检1518批次化妆品,有64批次不合格,不合格率为4.21%。其中,26批次不合格产品为祛痘类产品,20批次不合格产品为面膜类产品,16批次不合格产品为祛斑美白类产品,这三类产品占据了不合格产品排行榜前三名,成为化妆品质量问题的重灾区。

  值得主意的是,很多知名品牌的多种产品屡上黑榜,面膜类品牌如仟佰草因非法添加上黑榜。而防晒类品牌如韩后、韩束、赫拉、柏氏、温碧泉等则是因为产品成分与标识不符等原因而上榜。

  解因

  监管落后,亟待新规出台

  在化妆品行业内,非法添加禁用激素和抗生素、汞超标等安全问题,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你打击这个品牌,他们就换其他名字再做,人都是逐利的,光用道德约束没用。”解放军第309医院皮肤科主任梁晓博指出,“主要是因为违法代价太低,监管力度不够,惩罚不得力所致。”

  现行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简称“条例”)于1989年发布,1990年实施。国家食药监总局指出,过去的20多年里,《条例》在规范化妆品生产经营行为、加强化妆品监管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随着经济社会和化妆品产业的快速发展,化妆品消费需求迅速增长,新原料、新技术层出不穷,现行《条例》已不能适应需要。

  2013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启动《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的修订程序,从2013年至2016年,《条例》修订均列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经认真研究,深入论证,广泛调研,反复修改,国家食药监总局完成了《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并于2015年7月20日公布,向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公开征集意见。

  2016年年底,国家食药监总局还举办了化妆品立法与监管国际研讨会,邀请来自欧盟、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化妆品专家进行讨论交流,借鉴吸收国际化妆品立法和监管经验,为《条例》修订提供参考。

  大盘点

  别让这些化妆品的违规问题夺走你的健康

  这些上黑榜的各类化妆品究竟存在哪些问题?新京报记者盘点出了几大问题,并综合食药监部门发布的信息及解放军第309医院皮肤科主任梁晓博的解读,深度剖析这些问题对人体将带来哪些伤害。

  问题1

  面膜类产品非法添加糖皮质类激素

  ●涉及品牌 韩后 仟佰草 金诗美 一品婷 军医生 莱润 施美嘉利 白药 美之韵

  如今的微信朋友圈,谁都有几个卖面膜的“好友”,通过海淘、代购购买国外品牌的化妆品也越来越方便。于是,不少人一天一保湿、三天一美白,五天一紧致,钱花出去了,皮肤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魅力四射”,而且越用越不舒服。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梁晓博解释说,有些化妆品非法添加糖皮质激素,长期使用导致激素依赖性皮炎。去年12月1日刚刚实施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规定,糖皮质激素物质为化妆品禁用物质。

  在临床中,梁晓博发现,这样的患者越来越多。“长期使用含有激素的化妆品,会导致皮肤变薄、潮红发痒,有的甚至出现多毛症状。”梁晓博指出,他在临床中就接触到很多激素依赖性皮炎患者,一旦停用自己正在使用的化妆品脸上就会不舒服,有点像“成瘾”一样,而正规的化妆品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的人购买的是所谓的进口化妆品,尤其是标称韩国产的高端化妆品,包括护肤品、面膜等。这些化妆品价格不菲,甚至上万元一套,但却是用非法添加的激素快速达到其广告吹嘘的效果。“我会劝患者暂停使用这些化妆品,尽量选择一些大众品牌。”

  新京报记者也在盘点中发现了这类问题的严重性。不管是国检还是地方抽检,几乎所有不合格的面膜类产品都出现了非法添加糖皮质类激素的问题,还有一部分祛斑类产品也同样出现了上述问题。例如,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两次全国面膜类化妆品抽检公告显示,所有的问题面膜全部检出了氯倍他索丙酸酯、倍他米松、曲安米松、曲安奈德、曲安奈德醋酸酯、倍他米松双丙酸酯、倍氯米松双丙酸酯、倍他米松戊酸酯等糖皮质激素物质。这其中就不乏多位韩国明星代言的韩后、斥资投放电视广告的仟佰草等知名品牌。

  而且,有些产品添加的激素用量非常高,如湛江市依祈化妆品有限公司的依祈美白透红A剂,测出的倍他米松戊酸酯为1101μg/g,登上了国家食药监总局去年的祛斑类产品非法添加激素黑榜榜首。

  问题2

  祛痘类产品非法添加抗生素或激素

  ●涉及品牌 善珍堂 纯美思忆 益肤净 御清堂

  青春痘、粉刺是很多人“成长的烦恼”,琳琅满目的祛痘类产品哪一款效果更好呢?如果你选择的祛痘类化妆品,使用一次就立竿见影,那可得多留个心眼,因为这其中的有效成分很可能是非法添加的抗生素或激素。

  新京报记者在盘点中发现,除了非法添加糖皮质激素物质外,祛痘类化妆品另一招“快速祛痘”手段就是添加抗生素,包括氯霉素、氧氟沙星、甲硝唑等。如广东雅丽洁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新乐新益肤霜(粉刺全效)中,检出的甲硝唑为3267μg/g。

  在《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中,抗生素类属于禁用成分。国家食药监总局发文指出,抗生素类药物属于处方药物,必须在医生指导下方可使用,长期使用添加抗生素的化妆品,可能引起接触性皮炎等不良反应,表现为红斑、水肿、糜烂、脱屑、瘙痒、灼热等。氯霉素还会使白细胞减少,抑制骨髓,造成肝损害。长远看,抗生素滥用还容易造成细菌耐药性增加,使得药效降低而延误治疗,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

  梁晓博指出,自抗生素发明以来,耐药性成为了抗生素面临的最大问题,临床上一般采取内服抗生素的方法,外用抗生素虽然有皮肤科在用,但因局部外用抗生素浓度很难控制,易产生耐药性,需要医生严格把握外用的情况。少量局部外用有可能会诱导细菌产生耐药性,化妆品中违规用到的氧氟沙星属于喹诺酮类抗生素,不用做皮试,不容易过敏,加上比较廉价、原材料易得,因此被一些不法商家滥用。

  问题3

  祛斑美白类产品汞超限将损害肾脏

  ●涉及品牌 采妮雅 金诗美 白药 金美拉 美肤堂 御春美 派美 娇丽

  由于汞离子能干扰皮肤内酪氨酸变成黑色素的过程,迅速起到美白作用,因此被一些不法商家添加到美白祛斑化妆品中,以突出产品功效。

  据介绍,化妆品中使用的一些生产原料本身可能含有微量汞,因而在《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要求,除含有机汞防腐剂的眼部化妆品外,所有化妆品中作为原料杂质带入的汞不能超过1mg/kg。

  此次盘点中,新京报记者发现,化妆品的汞超限问题很严重。以国家食药监总局12月21日发布的全国祛斑类产品抽检公告为例,60批次不合格产品中,有31批次产品汞含量超限,其中有26批次的汞含量超限在千倍以上。其中,广州天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委托方:广州丽欣美容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批次焕采雪肌无瑕霜,汞含量竟高达45426mg/kg。也就是说,这款无瑕霜的汞含量超过标准的4.5万倍。

  “长时间使用含汞产品会造成皮肤萎缩,呈现病态的灰暗色泽。”梁晓博指出,元素汞无害,但氧化后就有了剧毒。由于重金属汞的原子质量很高,会嵌入分子当中,特别是蛋白质里,形成一种滞后反应。汞离子能干扰皮肤内络氨酸变成黑色素的过程,但也会造成皮肤正常代谢变慢,角质层变薄,影响蛋白质代谢,时间长了就会造成皮肤萎缩,让皮肤色泽看起来灰暗。而更大的问题是,汞通过皮肤吸收并蓄积在体内,长期使用含汞化妆品会引发慢性中毒,损害人体肾脏等器官。

  问题4

  防晒类产品成分不符假冒现象严重

  ●涉及品牌 卡芙兰 雅漾 韩后 赫拉 温碧泉 韩束 丸美 柏氏 珀莱雅 植物医生 索芙特 谜尚

  一项在美国皮肤病协会会议上发表的研究显示,紫外线是致使皮肤衰老的罪魁祸首,有效防晒可使人看起来更年轻。涂防晒霜,自然是抵挡“刀刀催人老”的紫外线的有效方法之一。然而,你的防晒霜真的如它标示的那样防晒吗?

  新京报记者在盘点中发现,防晒霜偷工减料的问题着实不少,不少防晒产品实际检出防晒成分与产品批件及标志成分不符,有的甚至根本不含防晒剂。如卡芙兰美白隔离防晒乳、温碧泉透轻盈防晒乳、韩后轻盈优护防晒乳等产品中,没有检测到产品批件或者标签标志中所标明的防晒剂。

  国家食药监总局去年发布的7条化妆品抽检公告中,有4条为防晒类化妆品的抽检,共发现322批次产品有问题,其中有很多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大品牌,如雅漾、韩后、赫拉等,而且有的品牌屡屡登上黑榜。另外,这322批次问题产品中,还有45批次系假冒。

  防晒类产品属于特殊用途化妆品,在产品上市之前需要进行严格的审查和特殊用途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的申报。有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防晒产品配方迭代速度很快,但受限于现行申报流程的低效率和高费用,导致绝大部分持证企业在更新配方时,并没有及时履行更新手续。有些品牌还会委托第三方申请特证,或委托第三方加工,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厂家实际生产配方与申报配方出现不一致。另外,由于防晒剂成本相对较高,也不排除某些品牌为了节约成本,并没有按照申报配方添加相应成分,而是“偷工减料”。

  问题5

  宾馆沐浴液细菌扎堆、防腐剂超标

  ●涉及品牌 霸王 鹏美 丝维雅 斯纳尔 沙蒂 奥芙曼

  不管是旅游还是出差,都免不了在宾馆酒店住宿。当你洗澡的时候,是否想过,宾馆专用的沐浴液其实暗藏“杀机”?

  2016年,山东和广西两地对宾馆专用沐浴液进行了专项抽检,在28批次产品中,有6批次菌落总群超标,有的产品还检出了铜绿假单胞菌(不得检出)。除了宾馆专用沐浴液外,家用洗发乳、护发素也出现了菌落总数超标的情况。其中,霸王乌发固发洗发液因菌落总数超标在福建省的抽检中被点名,检验结果为菌落总数3200CFU/g。

  菌落总数、霉菌和酵母菌总数属于微生物指标,微生物对化妆品的污染,不仅影响产品本身的质量,且危及消费者的健康和安全。菌落总数严重超标,说明其产品的卫生状况达不到基本的卫生要求。

  另外,还有20批次产品存在防腐剂超标问题,均被检测出化妆品用防腐剂——甲基氯异噻唑啉酮(MIT)和甲基异噻唑啉酮(CMIT)与氯化镁及硝酸镁的混合物超标,最高的超标3.8倍。

  2014年2月18日,欧盟委员会已向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通告,限制甲基异噻唑啉酮(MIT)和甲基氯异噻唑啉酮(CMIT)作为防腐剂在清洗型化妆品中使用,因其可能引起皮肤过敏。

  不过,也有日化专家对媒体表示,这两种物质杀菌功能远大于防腐功能,只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我国的规定,冲洗类产品中防腐剂MIT和CMIT以3:1的比例混合时,浓度不超过0.0015%时被认为不会对消费者的健康构成危险,刺激性除外。

TAG:韩束 化妆品 黑榜 汞激素和抗生素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